【晨报往事】许昌农机具发展的那些事儿

2019-10-23      点击:

  农为邦本,本固邦宁。1949年新中国成立,开启中华民族崭新的历史征程,源远流长的中华农耕文明从此焕发出勃勃生机,谱写出举世瞩目的辉煌篇章。

  70年来,中国农业彻底改变了面貌,农业发展不仅改变了底子薄、积累少、“靠天吃饭”的局面,还站上了加快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历史新起点。如今,传统的农耕方式逐渐被机械取代,有些地方已经实现智能化生产,农业生产不再是苦差事。本期《许昌往事》,我们一起聊聊许昌农机具发展的那些事儿。

  9月23日,秋分,中国农民丰收节。清晨的田野有些微凉,玉米叶在风中摇曳,露珠滚落在田间。鄢陵县东北部的彭店镇刘拐村,村民悠闲地站在地头。不远处,大型玉米联合收割机正在热火朝天地收割玉米。

  玉米秆高两米,但在大型玉米联合收割机前显得十分低矮。收割机呼啸而来,两米高的玉米秆瞬间被卷入它的“腹中”,一阵“咀嚼”后,玉米棒进入粮仓,玉米秆变成碎末,成为下一季小麦的肥料。

  “用上大型玉米联合收割机,收秋几乎不出汗,轻松得很。”彭店镇田岗工作区区委副书记陈建民说,彭店镇是平原地带,地势平坦,秋天的农作物主要有玉米、黄豆和花生等。农作物成熟后,在大型机械的帮助下,村民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,只要联系好机器操作手,支付一定的佣金,便可以坐等粮食进仓。“农业机械化是未来发展之路。你看,这种大型玉米联合收割机效率多高,一二十分钟便将一亩地的玉米收割完毕。玉米入仓后,玉米秆粉碎还田,一举多得。”

  同样是收秋,禹州市西部山区的部分村庄却是另一番景象。禹州市鸠山镇西学村位于禹州西部,过了村庄就是平顶山汝州地界。村庄依山而建,柏油道路宽阔平坦。但受自然条件的限制,田地较为分散,大型农业机械很难操作,因此,这里收秋依然靠人工。

  “我都蹲在地里掰一天玉米了,还没有掰完,明天还得来一趟。”西学村村民徐洼斗在自家的玉米地中掰玉米,直到日落西山,前方还有大片的玉米没有掰完。夜晚即将来临,他快速拾起掰好的玉米,开着三轮车回到山下的家。

  西学村党支部书记陈改范说,玉米是该村重要的秋收作物。玉米成熟后,村民需要先砍玉米秆,再掰玉米。玉米拉回村中剥干净、晾晒几天后再用机器脱粒。其间,村民还得从地里把放倒的玉米秆拉回来。“没有大型玉米联合收割机,只能人工收玉米,比较辛苦。通常,一亩玉米地的活儿,一个人花两三天的时间才能干完。”

  陈改范说,禹州西部山区的不少村庄都保留着传统的农耕方式,不少老人保留着犁铧、锄头、镰刀等农具。受自然条件的限制,部分村庄的农田面积较小,不适合大型机械操作,因此,部分农户养有耕牛。农忙时节,老牛是耕地和拉车的主力。

  如今正值秋收季,家家户户忙着掰玉米、割豆子。虽然下地干活儿较为辛苦,但丰收的喜悦驱赶了疲劳,人人忙得不亦乐乎。“每年秋收和麦收这两个时节,村中最热闹,很多外地打工的年轻人回来帮忙,村庄中洋溢着团聚的喜悦。”陈改范说。

  说起传统农耕,不得不提许昌学院的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。馆内有展品3000余件,堪称一幅展现中原农耕的源流、农耕器具、粮食加工存储、农副生产、交通运输等中原农耕文化的全景图。

  走进该馆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旧时的农耕场景。肥沃的田野中,一头耕牛埋头走在前面,身后的农民右手扶犁,左手持鞭,赶着耕牛耕作。该馆工作人员李亚晴说,50年前,许昌的农业生产力水平较低,一个乡镇难见一辆拖拉机,农村犁地、耙地的主力是耕牛。

  牛耕的出现标志着人类生产力的进步,标志着农耕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达到新的高度。畜力与铁器的结合,给精耕细作提供了条件。牛耕技术在中国农村延续了2000多年,对中国农村生产和生活的影响尤为深刻。如今,作为农耕时代的标志,牛耕技术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。耕牛被诸多的农业机械取而代之,不再是农业生产的主要动力。

  该馆第二展厅为农耕器具展厅,这里陈列着不少农具,如犁、耙、耧、辘轳、锄头、镰刀、铲刀、牛套等。记者从小在农村长大,对这些农具还算熟悉,但馆中陈列的不少农具,记者还是第一次看到。比如,常见的用来翻地的抓钩都是三齿的,这里却有两齿的。

  李亚晴说,这里农具从中原各地搜集而来,我们许昌地处豫中,使用的农具仅代表豫中特色。“比如,这个水车是豫西一带的灌溉用具,和我们许昌的不一样。”在该馆的筹建过程中,许昌学院的老师深入全省各地,从农户家中搜集许多珍贵的农具。

  “这些珍贵的农具是千百年来中原人民智慧的结晶。”李亚晴说,该馆陈列着不少许昌地区的传统农具。新中国成立前,许昌地区的农业生产一直沿用木柄犁、木耙、木耧、镰刀,靠人力、兽力播种和收割。这些农具在该馆中均可以找到。

  在农业机械化没有普及的年代,农民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面朝黄土背朝天,每天辛苦劳作。农业生产最为忙碌的是三夏和三秋。三夏即夏收、夏种和夏管,常与梅雨连在一起。如果庄稼成熟后不及时抢收,很容易发霉坏掉,因此三夏俗称龙嘴夺食。三秋,即秋收、秋耕和秋种。

  俗话说:“秋天不误犁地,五月不误打场。”每到粮食收获时节,人们就要不分昼夜地抢收抢打。“场”是农民收、打、晾晒粮食的场所。庄稼成熟前,农民在地头选择一块平坦的地方,清除杂草和麦茬,再用耙耙平,泼上水。次日,趁着潮湿用石磙压实、碾平。这个过程俗称造场,庄稼在此堆放和晾晒。麦秸堆放在一旁,俗称垛垛。如今,这些场景很难见到。

  传统的农耕文化正在远去,如今我们只能在博物馆和文学作品中品味记忆中的乡愁。年过七旬的许昌籍作家张长安在散文《摔麦茬》中写道:“摔麦茬是麦收季节最苦的农活儿,专拣晴天干。”“麦穗儿晒焦了,麦芒炸开了,麦糠咧着嘴,稍微一碰麦粒就掉。”“双手卡紧麦把儿不停地举起来,摔下去。麦粒被摔得上下翻飞,像小冰雹一样砸向人们的头上、身上,生疼。”“麦芒和麦糠贴在人的皮肤上,扎得人难受,人们脸上的汗水像雨淋一样擦不及……”

  9月23日下午,记者来到梨园转盘附近的许昌农机物流园。园中有几十家农机商店,售卖收割机、拖拉机、排灌机等多种大型农机。何伟的农机门店在该园北门左手第一家。他店中出售东方红拖拉机、时风拖拉机、黄海金马拖拉机、农哈哈播种机等农机。

  据他介绍,在这里做生意的大多是原许昌市(县、区)农机公司的职工。“我曾任许昌市农业公司质检科科长,后来公司效益不行了,我开始自己创业。”他说,该园是我市农机销售的集散地,产品辐射豫中南。

  记者在该园转了一圈儿,发现这里出售的都是个头儿和功率较大的大型农业机械,如100马力拖拉机、140马力拖拉机等。“现在农业机械的功率普遍比较大,因为它们补贴多、用途广,更适合当前的农业生产。”何伟说,如今农业呈现集约化生产的特点,不少乡镇成立了自己的农机合作社,大功率的机器更节能,更高效,更有利于降低农业生产成本。

  随后,记者来到许昌市农业机械试验鉴定推广站,该站站长纪国强从事农机推广工作24年,是我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。据他介绍,1952年,许昌地区建立新式农具推广站,引进少量新式步犁、双轮双铧犁、机引圆盘耙、24行播种机等农机具,作为宣传、示范使用。此后,许昌建立国营拖拉机站,宣传推广农业机械,经过国家投资、人民公社投资和大队、生产队集资,农业机械拥有量逐步增加,经营形式主要有国营、社营、队营等。

  在他的印象中,以前的农村,拖拉机十分少见。“1978年,我在襄城麦岭插队时,一个乡只有一台拖拉机,还是功率较大的链轨式拖拉机,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生产的,开动时声音特别大,冒着浓浓的黑烟。如今,这种拖拉机已经不多见。”他说,1979年前,尚未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大中型农机较为吃香,小型农机没有多少市场。

  《许昌市志》中记载:“1956年,许昌八一拖拉机站首次引进国外产大、中型拖拉机30台。同年,国家配给许昌地区农场6台链轨拖拉机和一台轮式拖拉机。随后,随着我国拖拉机制造业的发展,各县区陆续购进一批国产大、中型链轨或轮式拖拉机,品牌有东方红、铁牛、丰收等。”

  《河南省志·农业志》中记载:“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,河南使用大、中型拖拉机的较多,配套使用的犁也都是两铧以上的大、中型机引犁。

  1979年后,农村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适应小地块作业和短途运输的小型拖拉机需求量增长很快。“小四轮(12马力左右的拖拉机)和手扶拖拉机开始流行,小型悬挂双铧犁和单铧犁也迅猛增加。”纪国强说,1987年,许昌的大、中型拖拉机为1925台,而小型拖拉机则多达26347台。

  小型拖拉机的流行给农机公司的老员工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“当时农民购买农机的热情高涨,农机门市部顾客盈门,农民拿着现金到这里抢购拖拉机。我们公司一天最多卖出60台。现在想想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何伟说。

  何伟回忆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后,激发了农民的生产动力,农民钱袋子鼓了起来。为提高生产力,农民争相购买农机具,各地农机公司生意十分红火。“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,小型农机供不应求,各县的农机门市部门槛都被求购的村民踩坏了。”

  除了拖拉机外,收割机、播种机、脱粒机、悬挂犁等农机具也开始热销。何伟回忆,当年,市农机公司卖得最火的产品是拖拉机,许昌县农机公司卖得最火的是收割机,而魏都区农机公司的排灌机械销量最好。

  从以人力、畜力为主的传统农业,逐渐转向机械化的现代农业,农民从中受益良多,钱袋子越来越鼓,反过来,也刺激了农机具产品的研发和销售。当年风靡一时的农机品牌现在仍活跃在市场上,如东方红拖拉机、潍坊拖拉机和常州柴油机等。

  何伟说,20世纪八九十年代,农机市场蓬勃发展,有潍坊、德州、青岛、洛阳、开封生产的拖拉机,常州、无锡、新乡、开封生产的柴油机。“当年,这些农机商品供不应求,我们公司派人常驻厂家,为了订单没少求人。”

  此后,农用三轮车再次掀起销售热潮。农用三轮车作为农村运输工具,机动灵活、多跑快拉,既能下地干活儿,又能载人运货,在农民无力购买汽车的时代,它迅速进入农户家中,成为村民主要的交通工具。当时,有名的农用三轮车品牌有五征、飞彩、潍坊、福田五星等,许昌八一厂生产的飞毛腿三轮车和长葛生产的奔马三轮车也不错。值得一提的是,长葛奔马三轮车在外地销量更好。

  除了耕作机具、排灌机械外,收脱机械的销量也水涨船高。1977年,舞阳县(当时归许昌地区管辖)农机修造厂研制的“160”“130”型割晒机,经过不断改进,逐步受到广大农民欢迎,在全市迅速推广。

  经过改革开放初期一二十年的迅猛发展,新型农机具逐渐占领许昌农业市场,传统的农耕方式逐渐被机械化取代。这不仅减轻了劳动强度,还推进了优质高效的农业生产,让日后大规模种植成为可能。

  9月23日,站在一望无际的玉米田中,建安区五女店镇南街村人赵保献顺手掰下一个玉米棒,放在手中拨下玉米粒,几十颗圆润饱满的玉米粒呈现在他黝黑、粗糙的手掌上。“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!”望着黄澄澄的玉米粒,他乐呵呵地说。

  今年56岁的赵保献是该村党支部书记,也是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。他承包了4260亩地。这么多地,赵保献是如何管理的?在赵保献的家中,记者见到了各式各样的种粮“利器”:前端是一排利齿的玉米收割机、张着“大嘴巴”的“雷沃谷神”大型小麦收割机……仓库尽头,一台低温循环式大型谷物烘干机宏伟壮观。

  “这些都是我们农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大型农机,有了它们,农业生产再也不是一件苦差事。”赵保献说,想“土里刨金”,必须依靠现代化设备科学种田。“这一排看起来有点儿怪的是自走式喷杆喷雾机,一台能喷洒10多米宽,打起药来高效、快捷,省劲儿得很!现在,我们打药还用上了无人机。儿子站在地头动动手指就把几千亩地的药给打了,而且可以24小时作业。一架无人机10分钟能打药20亩,抵得上100个工人同时作业。”赵保献自豪地说。

  建安区榆林乡是我市花生主产地。这几天,该乡东榆林村村民朱书魁也是乐开了花。他说,以前花生种植主要靠人力,费工、费时;如今随着农业技术的发展,花生从种到收全部实现了机械化,省时、省力。“销售方面也很省心。过去,花生种植户将收获的花生做成炒货,用车推到城里卖。如今,榆林花生有了名气,不用出村就能销售一空。”

  说起许昌的联合收割机,许昌市农业机械试验鉴定推广站站长纪国强感慨良多。正是他在1993年的推荐,许昌市场才开始出现这种农机“利器”。“1993年,我从北京的部队转业回到许昌,从事农机推广工作。”纪国强说,他任部队农场场长多年,对农业机械化相对了解,回到许昌后发现,许昌农业生产力比较落后,麦子依然靠镰刀收割。

  于是,他向领导推荐从外地引进联合收割机,推广新型农机。于是,市农机推广站从河北邯郸引进收割机,免费为农户收割,当年就实现了十分好的效果,受益农户非常欢迎,把省时、省力的感受传给乡邻。

  次年,我市又由河北引进200多台联合收割机,对接安排到许昌各县(市、区)作业,大多数农民都接受了收割机作业,许昌小麦机收工作顺利起步,极大地解放了农村劳动力,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率。之后每年“三夏”,市农机推广站都会做好引机工作,全市最多时引机数量有4000多台,示范带动效果显著。

  他还积极组织有规模的跨区机收。有作业保障、能确保收入、由机手自愿参加的农机跨区作业模式在许昌率先萌发,市农机推广站开始每年组织许昌本地的收割机到河北的永年、魏县、蓟州区,山东的阳谷、郓城,湖北的荆州、襄樊等地开展跨区机收。

  当年,农民收获小麦的心情迫切,而收割机数量相对较少,上路拦截收割机的情况十分常见。许昌的跨区作业队有组织、有作业协议,纪国强曾经三天两夜带领司机们,驾驶30多台收割机,经过沿途农民的层层堵截到达目的地邯郸永年,体现了许昌农机人的诚信和决心。许昌开展有组织的跨区机收,成功解决了小地块与大生产之间的矛盾,得到农业部的充分肯定,很快在全省、全国推广。1997年,首次全国小麦跨区机收启动仪式在当时的许昌县小召乡举行。

  秋收时节,抢收工作刻不容缓,收割机能否及时赶到,牵挂着农民的心。那么,如何快速找到身边的收割机?如今,这个问题在许昌轻松解决。农民只需在手机下载“滴滴农机”APP后,通过“区域找车”功能,可寻找到附近的联合收割机。点击位置图标后,可看到收割机号牌、机主姓名、电话、车型等信息,然后直接呼叫机主手机或一键导航至收割机所在地点,便可实现自行领机,快速收割。

  “这是2017年,我市开发的‘滴滴农机’手机APP,反响很不错。”纪国强说,“滴滴农机”软件运用GPS和北斗导航为基础的物联网技术,页面操作简单,轻松一点,便能找到最近的机手,帮助不少农民解决了找车难问题。

  “滴滴农机”是“智慧农机”的重要组成部分。2013年,许昌在河南省率先建成市级跨区作业指挥中心。结合农业实际与农机手需求,2014年自主开发“智慧农机”测亩计产系统,启动建设许昌“智慧农机”信息平台。2015年起,推进安装联合收割机“智慧农机”终端。目前,全市安装数量达到2400台,接近联合收割机实际保有量的40%,覆盖全市200多家农机合作社。

  农机信息化的应用,成为落实藏粮于技的具体举措,作业高峰期局部缺机难题基本解决;农机生产效率显著提升,全市小麦集中收获期由5天缩短为3天,粮食生产逐步由传统方式向标准化、数字化迈进。

  许昌对小麦联合收割机引进推广的成功,为其他动力机械和配套农具的推广应用奠定了好的基础。截至2018年年底,许昌市农机总动力达到382.74万千瓦,全市拥有大中型拖拉机7300台、大中型配套农具2.33万部、小麦联合收割机6500台、排灌机械10.75万台。

  新中国成立70年,一幅幅农耕变迁的画卷,绘就了农村欣欣向荣的景象。如今,国家又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美丽乡村又将迎来一轮新的发展机遇。农业强、农村美、农民富的愿景正在党的领导下,在一代代“三农”工作者和亿万农民的拼搏下成为现实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